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027章 一场误会
    周老师和祝贺一起急急忙忙的去苏淑的家中找苏淑的父母了,这样的情况下我和林微也没有什么心情去逛大街了,何况我还对林微一肚子的火未发呢,哪里有心情陪她出去玩啊?只好先回到我租住的小屋里休息去了。本来我该去图书馆上班了,这几天事情特别的多,一直没有好好的上班,昨天上午和宋爽打了一个招呼就急速的去香山公园了,今天一大早又去火车站接林微了。本来现在没什么事情了可以去上班了,但是苏淑的事情弄的我的心情乱乱的,心理总是担心她的身体出什么事情,这样的心情根本没有办法去上班。还是先回房子休息一会吧,等苏淑的手术结果出来后,明天再好好的去上班。

    林微是第一次来我的小屋,进了房子,她看到我的房子中就一长床,一个桌子,其余的就是一些生活的必备品,这样的摆设毕竟是简陋一些,顿时她感觉有些心疼我起来,自己心爱的男人就住在这样的小房子里,没来北京之前还认为他过的有多好呢。

    “向前,看来你在北京的条件也够艰苦的啊,真是让你吃苦了,是不是感觉没有佳丽好啊?”

    其实这是他真心关心我的话,但是我并没有领她的好意。我冷淡的回答她:“简陋不简陋的倒不要紧,关键是晚上没有男人陪,也没有男人亲切的叫我微微了!”

    林微听我说的不冷不热的话,不但没有感觉到不好意思,竟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个骚女人,背叛了我竟然还有脸笑,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她如此的厚脸皮呢?

    “你个小傻瓜,原来你是因为这件事情不理我啊?我还认为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在火车上我一直担心的想是不是你在北京有找到别的女人了?呵呵,看来你还真是个可爱的醋坛子啊!”

    “什么?谁吃你的醋了,你怎么做和我有什么关系,告诉你,现在让你来我的房间了完全是看在祝贺姐的份上,要不然,哼!也不想想自己都做的什么丢人的事情,还有脸笑,真实没发现有些人的脸皮竟然那么厚都快赶上城墙了”

    我一口气把心中憋闷了好几天的郁闷心情发泄似的跳出来了,感觉心情舒服多了。刚才她的话让我吃了一惊,什么时候林微对待男女之间的事情这么开放了,她竟然把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看的如此的轻松,看来我还真的对这这个美女老师不了解啊!当然了现在也没有了解的不要了,估计我们的缘分真的到了尽头。

    林微倒没有在意我的冷眼相对,她漫漫的走到我的身边,娇嫩的身体撒娇私的撞了撞我的身体:“还在生气啊!你个讨厌鬼,连杯水也不给人家倒,人家从河西市跑那么远到北京来看你,你也不心疼啊?”

    还是以前那个丰满性感的身体,事实以前哪个爱撒娇的漂亮女人,看者她娇嫩的身体,闻者她娇躯上好闻的体香和那熟悉的香水味道,我又想起了以前在河西市快乐幸福的日子,她是故意用的这种我最喜欢闻的香水,但是这一切与我还有什么关系呢?我郑向前怎么会去要一个背叛我的,不忠于我的女人呢?就是她把我喜欢的这种香水当水去喝都不可能感动我了。

    “我心疼什么?你又是我的什么人?想找人心疼,去找能叫你微微的那个好男人去吧!”

    我、简直要发火了,这个林微,也太轻浮了吧?竟然把和别的男人睡觉看的如此的轻松!什么我还生气啊?我已经不生气了,和你这样的女人我有必要生气吗?

    看到我气鼓鼓的样子,林微竟然“扑哧”以下笑了起来,她伸出胳膊一下子抱住我的后背,两个高耸挺拔的玉峰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小傻瓜,你也太铭感了吧?那天晚上叫我微微的那个男人是我的表哥,就是在美国读书的那个表哥,以前我记得给你说过啊!你不会连我表哥的醋都吃吧?”

    我一听那个让我痛恨的男人是她的表哥,连忙转过身来问她:“什么,你说哪个叫你微微的男人是你的表哥,不是你新找的,就是哪个在美国找了个外国妞作女朋友的表哥?”

    林微的确有一个表哥,这个我以前在河西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的,因为她哪个在美国读书的表哥找了一个蓝眼睛高鼻梁,黄头发的美国妞做女朋友,她的表哥曾经带者他那个美国女朋友去河西看过林微,因为那个美国妞的两个大咪咪足以能与我们一般女同学的屁股一样大了。我还开玩笑的对林微说:“你表哥这个家伙的确厉害,都玩上外国妞了,美国妞的咪咪真大,看什么时候我向前也能弄几个外国美女玩玩。”就因为这句话林微还在我的头上用黑板檫狠狠的打了一下,我怎么会忘记呢?当时她用的劲那么大!

    看来是我错怪了林微,我歉意似的用胳膊揽住她的杨柳细腰。虽然内心有些歉意,但是嘴上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那样多没面子啊!我还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她在欺骗我,于是我问道:“是不是真的啊?你说的话不是在哄我开心吧?”

    已经扑在我怀里的林微听见我还是不想信她说的话,她以便腾出一只手来去包里掏着什么东西,一边在我的怀里来回扭动着撒娇倒:“好你个向前,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是不是在北京找到别的女人了,就想不要我了,我要让你个疑神疑鬼的臭小子知道我是清白的!”

    她终于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来,我一看是手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究竟想干什么,就见她已经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微微,你刚到北京了吗?路上还顺利吗?”

    林微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对着手机说:“表哥,美国嫂子在家吗?我的一个北京的朋友想听听美国人说中国话的声音,你让嫂子接电话。”

    我就听见手机里传来一阵叽里呱啦的英语声音,凭我这初中的英语水平我也只能听清楚他在说英语而已的确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话。接着就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亲爱的微,你好!”

    一听那带者外国味道的普通话,我的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接下来的话已经没有必要在听了,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刚才林微拨通的她在河西的家里的电话,看来哪天晚上的确是她的表哥,我误解了她。等林微挂了电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抱住她的娇躯:“对不起,林微姐,我误解了你,你不会生气吧?”

    现在的我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误解了美人可是头等大事啊!谁知道我刚刚一说道歉的话,在我怀里的林微忽然一下子哭了起来:“你个没良心的,你在北京和祝贺在一起,我还没有生你的气,人家在河西天天想着你,你却怀疑我和别人那样,哼,你不相信我,你个死鬼!我让你怀疑我!”

    抽抽涕涕的林微伸出手来在我的腰部狠狠的扭了一下,疼的我“哎呀”大叫一声。美人还是不解恨,她又由掌变拳,两个可爱的小粉拳在我的胸前死命的砸着。

    “让你怀疑人家,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你的身体我固然十分清楚,这还用你说吗?其实这次的确是我太敏感了。听见一个男人在她的房子里叫她微微,我就联想到那样的事情上去了,完全没有调查,看来对待这样的事情我还是有些草率啊!我差点误解了一个大美女啊!真是太不仔细了。

    香喷喷的美女还是我的没,还是属于我自己一人享用。我的心情大悦,紧紧的抱住林微的小蛮腰,把她柔弱娇嫩的身体紧紧的贴住我的身体:“宝贝,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你别生气啊!这至少也说明我在乎你啊,是不是啊我的好姐姐?”

    我一边说着好听的甜言蜜语,一边把有些伤心的林微抱到床上,我知道现在我说一千句好听的话不如我在床上好好的干她一次,用我小弟弟的威力来证明我的歉意,这样她爽过之后就好哄了。

    ”好姐姐,就算我错了好吗?你做了一夜的火车,肯定累了,现在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殷勤的把怀里的美女轻轻的放在床上,美女失而复得,闻着她身上我喜欢的香水的味道,我的小弟弟也响应香水的号召渐渐的坚硬起来,他正好毫不客气的硬硬的顶在林微丰满的香臀上,温柔的丰满更加的勾器了我内心饥渴的欲望,要不是我现在还是有错在身,估计我早就扑在他身上努力的开垦起来了。

    林微对我接下来想做什么心知肚明,她对我太了解了,在加上她的粉臀正感受到那火热的坚强,她知道我想以死谢罪。林微的身体也有些异样的渴望了,毕竟好多天没有让这个巨大的硬家伙进入身体了,还真的有些想他了,在加上表哥和嫂子在她的家里做爱的时候那个美国女人疯狂的喊叫声音已经让自己换了好几个湿漉漉的内裤了。躺在床上的林微的呼吸有些急促了,他娇羞的问我:”向前,你在北京的这一段时间有没有想人家啊?”

    “想了,当然想你这个漂亮的老师姐姐了,不但我想,我的小弟弟也想你了,你看,现在他见了你都硬的象一个铁棍子一样了,快让他去找你的小妹妹享受去吧!”

    我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不老师的伸进她的衣服里面去摸住了那两个高傲挺拔的咪咪,手感还是这样的舒服,我使劲的揉着,另一只手已经穿过裤子的障碍伸到林微神秘的幽谷眼前了,我靠,好多的淫水啊!看来这一段时间没有我巨大的阳具的滋润她也快受不了了!我的中指做先遣部队,一下子插进林微正在焦急等待着的阴户,随着我的中指猛烈的插入,林微身体舒服的打罗勒一个哆嗦,性感的樱桃小嘴亲着我的耳朵,无比温柔的说:“好老公,人家要真的嘛,你不要逗人家了呀!”

    被我压在身下的美女呻吟的声音令我精神为之一振,小弟弟也更加的坚硬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撕开她的裤子,把她两条白皙的大腿架在我的肩膀上,已经是满面红光的小弟弟在林微淫水泛滥的阴户门口轻轻的摩擦着。

    “好姐姐,是不是想让我干你啊?”

    两条大腿高高锹起来的林微现在已经神经恍惚了,她两制小手胡乱的摸着我的身体,最里呻吟着:“老公,干我,我受不了了,快近来啊!”

    美女已经发出了邀请,我在推迟就有些不够意思了,恭敬不如从命,我后腰一挺,坚硬的小弟弟“扑哧”一声插金了门户大长的花芯深处。

    “啊!老公你好厉害,好硬啊!”

    林微在我的身下爽的大叫起来,我才刚刚插进去,还没有开始运动呢,万里长征才刚刚走完了第一步,她就舒服成这个样子,看来小别胜新婚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啊!

    我腰轻轻向后一躬,小弟弟从花芯深处游动到阴户的门口,顿时感觉下身空虚无比的林微两只销售紧紧的抱住我的腰:“不要出去嘛,人家难受死拉,老公快进来!”

    我的小弟弟听见了党的号召,已经兴奋的浑身颤抖起来,我屁股高高翘起,刚想狠狠的来一个大返攻,好好的插插这个好久不见的美女老师的小蜜穴,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林微手机的响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微已经伸手把手机挂断了,动情好快啊!我扶助他有白又嫩的大屁股,把小弟弟对准洪水泛滥的阴户,顿时很不高兴的对我说:“是祝贺打过来的,这个祝贺,搞什么鬼呢?人家正忙着呢!你停会在打嘛!”

    说着她就又要挂断,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脑袋一沉,感觉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而且还是很急的事情,这种感觉和哪天在图书馆知道祝贺和苏淑她们有危险的感觉一样。我担心祝贺有什么事情,连忙对林微说:“林微姐,你接吧,别万一有什么事情,我继续干我的正事,不耽误你享受的,你接你的电话。”

    我说完话,后腰一挺,又粗又大的阳具一下子插进林微的阴户里面去,重重的捣向黄龙无底洞。林微舒服的大叫一声,爽的身体一阵颤抖,同时颤抖的手指也乖乖的按住了手机的接听键。紧接着就听见祝贺焦急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来:“林微,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啊?向前字吗?不好了,不好了,我这边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