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二卷 打工生活 第十一章 故地重游
    我心情复杂的走向我的小屋,想想就在我来北京这么短短的几天,临来北京的时候还亲亲我我的林薇就变了心,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啊!有道是女人的心似海深啊!难以捉摸。

    虽然我在电话超市哪个漂亮的小老板面前表现的很潇洒,其实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感到很伤感的,毕竟曾经躺在自己身下被我干的大喊大叫的漂亮女人跑到别人的怀里去了,叫谁遇见也不至于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吧?

    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想着和林薇认识的前前后后,居我对她的了解,她根本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女人,是不是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没有对我说呢?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现在竟然向着她说起话来了。但是另一个理智的声音告诉我,不管怎么样,不管怎么漂亮性感的女人,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只要是背叛了我向前,那么,下场只有一个——拜拜!我可不想像个傻逼一样整天顶着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生活,下雨我有雨伞,用不着这么多的绿帽子。这是我的生活原则,没什么可商量的。虽然以后的事实证明了我的确冤枉了纯洁可爱的林薇,但是现在的我的确已经应该把她放下了。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就好象把林薇这个漂亮的女人狠狠的吐出我的身体以外一样。“就这样算了吧,该散就散,她也不会回来,你终该为自己想想未来……”

    是谁唱的这么好的这首歌曲啊!是不是专门为我写的歌词啊?简直说的就是我的现状。烦恼一点是很正常的,但我是一个考虑清楚情况就不会再一而再,再而三的烦恼的人,因为一直烦恼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作点有用的事情呢。

    作点什么呢?我现在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现在睡觉还睡不着,刚才因为林薇背叛我的事情我都忘记了给我的另一个同学李菲菲打电话了,明天在给她打吧。

    我忽然想起了刚才我下楼的时候想到的一件事情,祝贺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苏淑还不曾谈过恋爱,从我对祝贺的性格了解,这样的话祝贺不会是信口雌黄的,那么十有八九苏淑应该是个处女。呵呵,如果是处女的话,那就说明我向前刚来北京的第一天就搞了一个研究生学历的漂亮处女,还算是比较体面的一件成果啊!虽然从苏淑给我的表现上来看她是处女妹妹的可能性不大,要不为什么哪天她一个人趁我在招待所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溜进的房子里自己表演起来那样激情艳丽的场面来了?我的心情顿时有些兴奋起来,反正现在我又不困,干脆到北京大学的校园——我和苏淑哪天激烈战斗的战场实地考察一番,把我心中的疑问也揭开,也能对于这个奇怪的风骚女子有个正确的了解。

    深更半夜的去外边考察现场,如果哪天我第一次插进苏淑的小洞洞的时候留意一下就好了,也不用今天在去跑一趟,但是哪天她的动作太放荡了,一个女孩子家自己用手指头作起来了,她没有真家伙,我这里有啊,并且正好闲着没事呢?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像我这样爱帮助别人的好青年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不帮助吗?何况需要帮助的还是一个正在发情的漂亮女孩子。

    说干就干,对于女人是这样,对于作事情依然是这样。于是我兴冲冲的向楼下走去,我的心情竟然有些急切起来,我迫切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住的地方离北京大学很近,走路不大一会就到了。我凭着哪天模糊的记忆,认真的寻找着曾经的香艳战场。但是可惜是对于北大校园来说我不是太熟悉,再说了哪天我是无意中碰到苏淑发情的,才有了后面的事情。而今天我我认真的故地重游的时候,却怎么找也找不到哪天的哪个相当隐蔽的地方了。

    这不能怪我的记忆力不好,要怪就要怪北大,天知道这个著名的大学为什么种那么多树?难道北京大学的拿手专业是林业学吗?每个地方我看着很像,走近仔细一看,又不象,干这个活比哪天干她都累啊!

    就这样我像一个小偷一样这里看看,哪里瞧瞧,越转的时间长了越找不到当天的哪个地方了。当然也不能全怪北大的树多,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树作为掩饰,哪天我能碰到那么香艳的好事情吗?再说了,当一个男人享受着一个风骚女人的身体的时候,是不会抽出多余的精力来记下当时在什么地方的,因为那样的时候男人都是全神贯注的投入的,谁还会有多余的精力啊!

    看来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了,我也感觉到眼睛有些疲倦了。看来当个优秀的地质学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啊!在北大校园里昏暗的路灯下面试图找到一小片殷红的土地,呵呵,无异于在大海中捞一个绣花针啊!况且如果根本没有那一小块殷红的土地的话,即使我是很优秀的地质学家,恐怕结果也是徒劳的。

    我几乎放弃了刚来的时候的想法,虽然这几天老天爷很给面子,没有下雨,但是经历过这么几个晚上了,当时的哪个地方我记得又十分的隐蔽,就是找到,估计这几天早就有好几对寂寞难耐的男女学生早已经在哪里激情风雨过了,第一现场估计已经被严重的破坏了,你感觉的当一个地质学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干脆算了,打道回府。

    我打了个哈欠,证明我有些疲倦了,这地质学家的工作就是不好干啊!我一同情着地质学家的辛苦工作,一边扭身向回走。我刚刚扭过头来,忽然看到一个比较熟悉的身影在我的前面经过,是苏淑。也许是天比较黑她又走的很急,她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看着这个在夜色中行色匆匆的风骚女人,我的兴趣马上转移到她的身上去了。是不是又要到哪里去自费表演激情电影了,被好奇心吸引的我早已经忘记了来校园是干什么的了,我也马上有一个专心工作的地质学家变成了一个敬业的侦察员,悄悄的跟在苏淑的后面,我倒要看看这么晚了她究竟去找个什么样的野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