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阴阳互补
    看到我无法把那个金光闪闪的小珍珠放进苏淑的嘴里,站在一旁的苏淑的母亲着急的伸过手来想帮助我把苏淑的嘴巴轻轻的掰开,看着苏淑乖乖的张开的小巧的嘴巴,我忽然想起了东海龙宫的三公主所说的给苏淑姐姐服用珍珠的时候一定要利用阴阳之气。阴阳之气,难道是要我。。。

    苏淑的母亲把苏淑紧闭的小嘴巴掰开等了我好大一会儿,她看到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想着什么,奇怪的问我倒:“向前,现在苏淑的嘴巴张开了,你赶紧把那个会发光的珍珠放到她的嘴里面啊!”

    “伯母,你先放开手吧,苏淑姐姐服用这个小珍珠还要。。。”

    我迟疑了一下,看着苏淑的母亲把手轻轻的放开,她关心的问道:“是不是要把这个珍珠压碎啊,我看这个东西也挺大的,她吃起来应该比较困难的。”

    “不是的,伯母,应该是”

    在苏淑的父母面前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来。借用阴阳之气我还是懂得,自古以来就有男为阳女为阴的说法,按照三公主的意思也就是说我必须用我自己的嘴含着这个小珍珠把它送到苏淑姐姐的嘴里面去,虽然以前和她不仅亲过嘴,连床上的亲密之事都做过好多遍了。但是今天她因为生病而躺在床上,而且身边有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着,就别说还有祝贺这个小醋坛子在旁边了,说实话我真的有些下不去嘴,和那些大白天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接吻的时尚男女相比,我真的是很害羞的,真不知道在大街上接吻是因为感情的冲动还是为了向别人表明自己思想先进,反正我是无法做出来这样先进性的事情。

    “向前,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啊?赶快给苏淑服用这个小珍珠啊!”

    性子急的祝贺看到我一脸呆呆的样子,她就有些着急了。我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怕什么啊!我又不是借这个机会沾苏淑的便宜,我是为了她的病情。想到这里我什么也不顾了,猛的一下子把这个小珍珠含在嘴里,腰一弯就趴在苏淑的身上,对着她紧闭的小嘴亲了上去。

    我含着小珍珠的嘴巴刚刚碰到苏淑性感的小嘴唇,就感到有一股凉乎乎的东西从我的嘴巴里流了出来,本来苏淑的小嘴巴是紧紧闭着的,但是这股凉乎乎的液体流到她的小嘴上的时候,苏淑却微微张开了她一直紧闭的小嘴巴,凉乎乎的液体从她微微张开着的小嘴巴里流进了她的身体里面去。现在我才意识到这股凉乎乎的液体应该就是我嘴巴里含着的那个小珍珠,看来三公主没有欺骗我,她说的真对啊,阴阳结合,阴阳互补,如果直接把这个硬硬的象乒乓球大小的珍珠放到苏淑的嘴里,就是她醒着也不一定能吞下去啊!现在通过我的嘴巴这个神奇的小珍珠已经变成了一股凉乎乎的液体流向了苏淑的嘴巴里,苏淑姐姐肯定有救了,多日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我感觉自己的心里涌起一阵幸福的宽慰。

    “向前,你搞的什理么鬼啊!哪里有你这样喂病人吃药的啊?”

    不知道祝贺是为我这样的吻送方式感到奇怪还是她这个小醋坛子又打翻了,她有些生气的拉了我一下,把正处在幸福之中的我给拉醒了。我直起腰来看到祝贺那有些生气的小脸蛋,当然站在旁边的林薇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但是她毕竟是人民教师,没有象祝贺一样大喊大叫起来。苏淑的父母当然也因为我这样喂服他们的女儿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极具修养的他们什么也没有说,他们知道现在无论我做什么应该都是为了他们的女儿病情的恢复。

    站在最后面的那个美女医生可就不一样了,她的小脸蛋绯红绯红的,好象刚才我吻的是她一样,一看她那娇羞的样子,我就猜到她应该还没有男朋友,估计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看来还是一块未被开垦的处女地,呵呵,等苏淑姐姐的病好了以后我又有新的任务啊!

    “呵呵”,我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只有这样才能帮助苏淑姐姐把这个小珍珠服用下去,我取这些东西回来的时候那个小那个老中医再三嘱咐过我的,服用这个小珍珠的时候一定要搭配什么阴阳之气,哎呀,我也不太懂那个老中医说的什么术语,反正他告诉我这样喂服苏淑姐姐就行了。”

    毕竟是在众人的面前吻了躺在床上的苏淑,虽然我是为了苏淑姐姐的病情,但是自己的内心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还要时刻想着把小龙女的名字换成子虚乌有的老中医,如果傲慢的东海龙王的三公主知道我把她说成是一个古板的老中医,她一定会追着我打我的。

    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完了以后,拿眼瞧瞧众人的反应。虽然刚才我吻了苏淑,但是现在大家都在认真的盯着躺在床上的苏淑,看她是不是醒过来了。苏淑的母亲紧张的凑到床边,抚摩着苏淑的头发:“苏淑,你醒醒,你好些了吗?”

    看到自己的女儿在服用了会发金光的小珍珠以后还是没有反应,苏淑的母亲紧紧的拉住我问道:“向前,我宝贝女儿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啊!她可是已经把你拿回来的东西吃了啊!”

    我也有些口吃,不会吧,是不是东海龙宫的那个爱捉弄人的三公主给我捣的鬼啊!但是又转念一想,就算三公主的话不能让人相信,但是那个德高望众的老道士应该不会欺骗我吧!他可是亲口告诉我的在三天之内只要给苏淑姐姐服下东海龙宫的珍珠花,苏淑姐姐就能恢复过来,就是因为他这样说我才去了东海龙宫的。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淑母亲的问话,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认为这珍贵的珍珠花服下去以后一切就应该皆大欢喜了,可现在她怎么还是一动不动的啊!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啊!万一有出了什么问题我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这个时候,病房里特别的安静,大家都没有说话,都在耐心的等待着苏淑的醒过来。过了好大一会儿,苏淑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反应,我的心都要爆炸了。苏淑的父亲走了过来,他平静的对着我说:“向前,让你费心了,既然苏淑已经服用了你辛苦找回来的珍珠,我看再叫医院给苏淑重新检查一遍吧!不管怎么样,我和苏淑的母亲还是很感激你的帮助的。”

    苏淑的父亲让医院里重新再做一次检查,我倒是满心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但是从他的口气上我敏感的发觉他也有些失望了,只不过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罢了。

    美女医生刚才也在耐心的看我给苏淑姐姐服用珍珠了,虽然她从医学的角度上根本不相信我仅仅*一个会发光的小球就能救活已经被医院确诊了的病人,但是看到我认真耐心的样子,她还是很感动的。刚才又听见苏淑的父亲说重新为苏淑再检查一遍,她本来想说再检查也是和刚才同样的结果,但是看到我一脸的期待,还有苏淑父母绝望中的一点希望。美女医生有着日本女人天生的温柔和体贴,她悄悄的说道:“我到领导哪里去汇报一下,重新给苏淑做一次检查,你们现在先在这里等着,一会儿我就把重新检查的单子拿过来。”

    苏淑的父亲毕竟是场面上的人物,他体面的走到美女医生的面前,客气的说道:“医生,麻烦你在向医院领导解释一下,重新给我的女儿在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具体的费用我会按规定交纳费用的,麻烦你了。”

    美女医生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就转身跑出去办理重新检查的手续了。

    等医生出去以后,性子有些着急的祝贺紧张的拉住我的胳膊:“向前,你说苏淑会不会醒过来啊?那个老中医还说了些什么,你赶快告诉我们吧!我都快被你神神秘秘的行动给搞糊涂了。”

    我嘴巴张了张,也没有说出什么声音来,让我告诉你们什么啊!其实我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现在我倒是有些后悔了,当初我该把遇到老道士和去东海龙宫里偷盗珍珠花的事情告诉她们,就算她们不相信,反正我说的是实话,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具体她们相信不相信就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现在倒好了,只要一提珍珠花的事情,我就得给她们编故事,我又没有读过大学的中文系,我哪里有那么多的故事可编啊!再说了现在这样的心情也不是编故事的时候啊!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真正的给老中医打过交道呢,刚才紧急之中就把老中医的牌子给亮出来了,大概内心深处可能认为老中医的医术更高明一些吧!

    看到我不说话,祝贺有些担心的问道:“向前,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没有什么,我我只是有些累了,现在想休息一下,祝贺姐姐,你帮助我倒一杯水来好吗?”

    我的确有些累了,想想这两天我所经历的事情,先是被老道士运用法术送到东海龙宫里面,经过一番细心的侦察,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珍珠花。等我高高兴兴的把珍珠花摘下来的时候,身后已经布满了虾兵虾将。在东海龙狱里先是莫名其妙的被那个高傲骄横的三公主审问了一番,幸好我奋不顾身的动用了美男计,那个三公主才主动的把我放了出来。谁知道刚刚好不容易的回到医院里,就发现珍珠花竟然忘在了东海龙宫里,当时我的心里那个焦急和懊悔啊!幸好三公主好心的帮忙,我才总算把这些珍珠花给苏淑姐姐拿了回来。可别忘记了,我才是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学生啊,就算换成一个大人,我想他经历过这些事情也是一定很累的。

    还是苏淑的母亲会关心我,她看到我的脸色有些疲倦了,就对着我说道:“向前,你先去换一下干衣服吧,然后休息一下。我看你也够累的了,刚才你光顾着给苏淑喂药了,连湿漉漉的衣服都忘记换了。”

    要不是伯母提醒,我还真的把湿衣服忘记了呢!祝贺和林薇也马上劝我回去把干衣服换上在来,祝贺还细心的告诉我在我原来住的病房里还有她从我租住的小屋里为我拿来的衣服呢,因为那天早上起床以后我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大家都光顾着找我了,打电话的打电话,报警的报警,病房根本没有来得及退。

    我告诉大家我想等医生来了给苏淑姐姐做着检查以后在去换衣服,也许是因为我有可能会救苏淑的性命,苏淑的母亲对我特别的关心,她让我先去换干衣服,反正医生来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再说了重新做检查也要到专门的房间里去,他还是劝我先换上干衣服在过来,不然容易感冒的。就在大家相互坚持的时候,病房的门推开了,刚才出去的那个美女医生带着两个年轻的护士进来了。美女医生拿着一张重新检查的单子让苏淑的父亲在上面签了字,然后她们就把苏淑推到医院的检测室里去重新做身体的全面检查了。

    苏淑临被推走的时候,她的母亲有些伤心,她拉住苏淑的手有些哽咽的说道:“苏淑,你就醒过来吧,妈没有你活不下去啊!呜呜呜呜”

    懂事的祝贺和林薇扶助伯母小声的安慰起她来,因为要交重新检查的费用,苏淑的父亲和我一块儿出来了,他去了交费用的地方去了,我则回到自己原来住过的病房去换干净的衣服。走到我的病房门口,我心不在焉的一边打开门一边在心里嘟囔着,其实现在我根本没有必要在换衣服了,湿漉漉的衣服基本上都快干了。

    病房的门打开了,我刚刚推开一道逢,就似乎看到一个人影在里面闪了一下,然后马上消失了。这就奇怪了,这个病房里就住着我和祝贺还有林薇我们三个人,她们两个现在都在陪着苏淑呢,怎么房子里好象还有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