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旱鸭跳水
    就在我纳闷三公主怎么突然往我的嘴里塞了一个圆圆的东西的时候,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我这样的一个旱鸭子跳到这么深的水里面肯定立马象一个秤砣一样迅速的向水底深处落去,但是现在我却象一个游泳圈一样的漂浮在水面上,这可奇怪极了:什么时候我学会了游泳了呢?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但是转念一想,就是我会游泳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漂浮在水面上啊!今天真是遇到鬼了!

    不过这样的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不会特别的生气,毕竟这样能救我的一条小命,而且还能把我想要的珍珠花取到。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龙女潭翻起的浪花的声音更大了,眼看包裹着珍珠花的上衣就要被浪花卷到水下面去了,我来不及多想,使劲的划水努力的向那些用我的上衣包裹着的珍珠花游过去,其实也不能算游过去,应该说是漂过去才对,因为我本来就不会游泳的,现在就是不知道*什么力量漂浮在水面上,但是我仍然划的很卖力,随着一个巨大的浪花翻滚起来,我拼命的使劲一划,刚刚抓住我的上衣,那个巨大的浪花就铺天盖地的把我埋在里面,等我喝了几口水以后才露出头来,看到风浪稍微小了一些,于是我赶紧向龙女潭的岸边划去,趁现在风浪尚小,还是赶紧上岸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在来一个更大的浪花把我翻到龙女潭的潭底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龙女潭的直径本来不是很大的,现在也基本上是风平浪静了,我才得以比较容易的划上到岸上,我的身体刚刚接触到稳定的土地,就一屁股坐在了岸上。我的妈呀,今天这个龙女潭是怎么了,天上也没有刮什么大风啊!怎么会翻起这么大的浪花呢?看看我手里紧紧抓住的珍珠花,我的心终于放下了,苏淑姐姐可有救了!

    摸摸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幸好现在是夏天,身体也感觉不到十分的冷,应该马上回中日友好医院,苏淑姐姐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呢。我快步的跑到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师傅,到中日友好医院。”

    司机扭头一看我:“哎呀,小兄弟,你身上怎么全是水啊?看你把我的车都弄的湿漉漉的拉!”

    我*,这个司机不会是上海人吧?要不怎么会这么小气啊!大热天的身上湿一点有什么要紧的。再说了我也只是把你副驾驶的座位弄湿了啊,也不至于象你说的把你的整个出租车都弄湿了吧?

    但是现在我还有急事,再说了现在我还的确需要他的出租车拉我到医院里,于是我也不与这个上海人过多的争执,而是用很客气的语气对上海人说:“对不起了师傅,现在我有点急事,要到医院里面去,弄湿你的出租车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啊!麻烦你开快一点好吗,我真的有急事,医院里有病人正等着我呢!”

    求人的时候说话自然要客气,上海人看我一脸着急的样子,又听说在医院里有病人等着我,于是也就没有把我赶下车,就启动起来了,不过我还是从他高高翘起的嘴巴里听到了一句小声的嘟囔:“阿拉今天真是倒霉透了,看来今天不用花钱洗车了。”

    听见了上海人的埋见怨,我也没有还嘴,毕竟现在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我看看紧紧的抓在手里的珍珠花心里高兴极了,只是我对于今天在龙女潭发生的事情很不理解,我怎么会奇怪的漂浮在水面上呢?应该与东海龙宫的三公主给我吃的那个奇怪的东西有关,圆圆的是一个什么东西呢,吃了那个东西不会游泳的我竟然能轻松的漂浮在水面上了,看来东海龙宫里好东西真是多啊,我心里痴痴的想,下次在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多弄点这样的宝贝来,呵呵。

    还有那个高傲的东海龙宫三公主,她怎么说走就走了,按说她想做我的女朋友应该多和我说一会儿话啊!怎么好好的说着话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呢?不会是她那个严厉的龙王父亲发现了她偷偷的上岸了吧,在龙宫里我就听她的丫鬟说过老龙王对她们偷偷上岸玩耍管理的特别的严格,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如果被老龙王发现了可就惨了,说不定她回去要挨一顿批评呢,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因为帮助我才来到上面来的,三公主虽然调皮捣蛋,但是从这件事情上看来她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何况她还很喜欢我。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对着我说道:“到中日友好医院大门口了,你赶快下车吧!我的汽车今天可是免费洗了一个澡啊!”

    真是小气鬼,我的心里禁不住的埋怨了一句,不过我没有说出声音来。付完钱以后,我就浑身湿漉漉的快速向苏淑姐姐的病房走了过去。现在我才感觉浑身湿透的感觉真是不好受,衣服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难受极了,但是一想到我马上就可以把苏淑姐姐救过来了,心情就兴奋的不得了,衣服湿点算什么呢,停会儿换上就行了,先做重要的事情!

    等我一身湿漉漉的样子走进苏淑姐姐的病房的时候,把病房里的人吓了一大跳,祝贺和林薇一把抓住我:“向前,怎么回事?怎么全身都湿透了啊!”

    “我我刚才跳到水里去了,一不小心弄湿的。”

    我顿时有些吞吞吐吐起来,病房里人好多啊,除了祝贺和林薇以外,苏淑姐姐的父母也来了,还有那个漂亮性感的美女医生,我怎么好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呢。

    还是苏淑的母亲善解人意:“你们两个就别先问了,还是先让他换上干衣服吧!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是长时间的这样湿着也会感冒的。”

    姜还是老的辣,祝贺和林薇听了也不在追着我问了。我疾步走到苏淑姐姐的病床跟前对着那个美女医生问道:“医生,苏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美女医生看了我一眼:“病人现在很稳定,身体状况也很好,现在出院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到我还关心苏淑姐姐的病情,苏淑的母亲很安慰的对着我说:“向前,小淑的病情基本上就这样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又转过头来看了祝贺和林薇一眼:“小淑的事情让你们这些好朋友费心了,我和她爸爸对于你们表示感谢。”

    “伯母,你这样说就有些见外了,我们都是苏淑的好朋友,在这里照顾她是应该的,只是她再也不能起来了”

    祝贺说着就伤心的说不下去了,她一这样,苏淑的母亲更是心情很坏,她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站在旁边的林薇一看大家又伤心起来了,她赶紧走过来扶助苏淑母亲的肩膀:“伯母,你别难过了,苏淑以后会好起来的。”说完,她又用手偷偷的拉了一下还在伤心的祝贺:“祝贺,我们帮助收拾一下东西吧!停一会儿苏淑就要出院了。”

    我呆呆的站在病床旁边看着一脸平静的苏淑躺在那里,心里想这是我来北京接触的第一个美女姐姐,她活泼,可爱,漂亮,并且对我也很关心。我不能让这样的一个美女永远的躺在病床上,我已经把珍珠花取回来了,苏淑姐姐,你在耐心的等待一会儿,我马上就来救你了!

    看到我一动也不动的盯着苏淑看,苏淑的母亲认为我也是在伤心呢!她安慰似的对我说:“向前,你别在这里站着了,先去换换衣服吧!”

    林薇也拉了我一下:“向前,你先去把湿衣服换下来吧,别光在这里站着了。”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把我手里紧紧的抓着的上衣放在地上打开,六朵珍珠花顿时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微微的一笑。

    “向前,你拿回的这些是什么啊?怎么还发金光啊?”

    祝贺的眼睛就是很尖,她呼的一下子蹲下:“奇怪了,你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些东西?它们怎么那么象那天在燕山上我们看到的那个会发金光的东西一样呢?”

    六朵珍贵的珍珠花摆在地上,不时的发出一些耀眼的金光,这些奇怪的东西也把苏淑的父亲吸引过来了。

    “向前,你拿回这些东西来是干什么的呢?”

    我抬起头来看来一看,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我,眼睛里充满了奇怪的询问。我拿起一株珍珠花,平静的站起来:“伯父,这些东西是为苏淑姐姐摘来的,它估计能让苏淑姐姐醒过来。”

    一听这些奇怪的会发金光的东西能让自己的女儿苏醒过来,苏淑的母亲连忙一把拉住我,惊奇的问道:“什么,你说什么,这是不是能让我的淑淑醒过来啊!”

    有道是有病乱求医,苏淑的母亲一听我说能让她的宝贝女儿苏醒过来,顿时欣喜的大叫起来。倒是旁边的日本女博士奇怪的问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啊?它对病人真的有用吗?你有什么科学根据呢?”

    医生的口气显然有些怀疑,医院的最后诊断书都下来了,确定病人的病情基本上就这样了,而我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这些奇怪的东西,竟然能说把苏淑姐姐的病看好,简直有些痴人说梦,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日本女博士怀疑的很正确。

    “向前,你在搞什么鬼,医院都确诊了,你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东西,别随便乱说话!”

    林薇不愧是我的老师,教训我的口气就是不一样,但是现在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想起了三公主说的只需要给病人服用珍珠花上面的那个象乒乓球一样的小珍珠就行了。我轻轻的把手里拿着的这株珍珠花的小球小心翼翼的摘下来,拿着这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对着大家说:“这是我刚才在一个老中医哪里取回来的一个偏方,就是把这个小球让苏淑姐姐服用下去,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在服用了这个小珍珠以后,苏淑姐姐应该就能站起来了。”

    一听我这样说,苏淑的母亲根本来不及判断我说的话是不是正确了,救女心切的她激动的拉住我的胳膊,使劲的晃了晃:“快,向前,你赶快把这个小球给我的女儿服下去,如果我的宝贝女儿醒过来,我一定好好的感谢你!”

    我刚要把珍珠送到苏淑姐姐的嘴里,祝贺一把拉住我:“向前,你从哪个老中医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哪个人可*不可*啊?”

    祝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她是担心我被人骗了,更是担心万一苏淑服用了不对症的药物病情会更差,我看看为我担心的祝贺,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苏淑的父亲,他虽然也被我说的话打动了,毕竟他的女儿能苏醒过来是他最大的愿望,但我从他的眼神里也看出来一些怀疑的目光。

    时间来不及了,我只好想办法说服大家,于是我告诉大家这些珍珠花是从燕山脚下的一个老中医哪里取回来的,哪个老中医说这样的珍珠花对于植物人恢复过来有很大的疗效,虽然不敢保证百分百的准,但是你们尽管放心,这个小球病人吞服下去,对于病人来说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不知道是我撒谎的本领提高了,还是大家在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不愿意放弃,大家被我说的都沉默了,我一看没有人反对了,于是我就把手里的这个小珍珠球轻轻的*近苏淑姐姐的嘴上去。

    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我的动作,说实话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把苏淑姐姐救过来,但是到了现在这个份上我只有这样做了,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不要说苏淑的父母了,就连那个医学博士也是瞪着大眼睛仔细的观看,我根本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了。也许是因为事情太重要了有些紧张的缘故吧,我的手微微的颤抖着,珍珠小球放到苏淑姐姐的嘴边了,但是小球太大了,她的嘴又紧闭着,根本无法放进她的嘴里面去。